摘要

  毫无疑问,教育压力的确是压在生育率上的一座大山,我们需要在继续加大教育投入的同时,大胆改革现有的教育制度,在未来就学人口放缓甚至下滑的趋势下,以教育效率的提高反哺生育进度。  全国人口出现负增长,自然增长率为-0 60‰。1月17日,国家统计局发布数据显示,2022年末全国人口(包括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和现役军人的人口,不包括居住在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的港澳台居民和外籍人员)14117...

  毫无疑问,教育压力的确是压在生育率上的一座大山,我们需要在继续加大教育投入的同时,大胆改革现有的教育制度,在未来就学人口放缓甚至下滑的趋势下,以教育效率的提高反哺生育进度。

  全国人口出现负增长,自然增长率为-0.60‰。1月17日,国家统计局发布数据显示,2022年末全国人口(包括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和现役军人的人口,不包括居住在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的港澳台居民和外籍人员)141175万人,比上年末减少85万人。全年出生人口956万人,人口出生率为6.77‰;死亡人口1041万人,人口死亡率为7.37‰;人口自然增长率为-0.60‰。

  据媒体报道,这是我国人口自1962年以来(即近61年来)首次出现负增长。

  人口负增长的消息在网上引起热议,不少人将人口增长与生育意愿、教育成本等问题相挂钩,认为生育、养育、教育成本高,已经成为出生率下降的主要原因。

养一个小孩要花多少钱?

  根据《中国生育成本报告2022版》数据,我国家庭0~17岁孩子的养育成本平均为48.5万元,城镇家庭约为63万元;农村家庭约为30万元。报告中,养育费用最高的是上海,高达103万元,上海也是国内生育率最低的大城市;养育成本排在第二的是北京,96万元。相反,西藏养育成本不足30万,广西、云南、贵州等地养育成本均为30余万,也都是人口出生率比较高的地方。


  横向比较中国人的养育成本也是非常高的,养育成本和人均GDP的比值,我们达到了6.9倍,在全球主要国家中,只比韩国低一点,而美国、日本等主要发达国家普遍在5倍以下,澳大利亚更是低至3倍。

  除此之外,根植于我们传统观念里的养育甚至不止于义务教育阶段,还包括上大学乃至结婚的彩礼和婚房,成本更是成倍上升。

  所以说,对国人而言,是否决定要小孩,生育成本是很有发言权的。

提振生育积极性还得从“减负”着手

  有媒体报道提出:提振生育积极性还得从减负着手。其中教育成本是很大的负担,如果这些问题不加以系统化解决,就很难解决人口可能出现的负增长问题。找到“根”,才能寻求到“道”。

  中国教育在线总编辑陈志文曾撰文表示,在降低养育成本上,大家意见比较集中地体现在两个方面,第一就是住房为代表的生活成本,第二就是以教育为代表的养育成本与焦虑。如何采取全方位措施,降低养育成本,鼓励生育是一个更为紧迫的问题。

  很多专家提出,希望政府部门多建好学校,提供充分的优质教育资源,以最大程度降低孩子教育成本与教育焦虑。

  陈志文认为,这个建议听起来很好,但实际是一个伪命题,也不可能做到。好学校到底是怎么来的?是政府想建立就能建立的吗?如果仅仅是成立,这还不好办?只要投入充足,我们建一万个人大附中、上海中学,1000个清华北大,不就皆大欢喜了吗?可能吗?显然不可能。

  换句话说,从建立更多好学校角度降低教育成本达到鼓励生育的目的是不现实的。试图通过建设所谓名校的捷径,降低教育竞争焦虑,实现人人上名校的大同社会是不可能的,无论什么时候。

  破解这个伪命题,对于找到有效降低教育成本的途径还是必要的。陈志文认为,从有效降低教育成本角度,更有效和直接的办法,便是尽快修改以个人为核算单元的纳税模式,调整为以家庭为单元。改变家庭的生态构成,有效降低养育经济成本,人力成本的同时,让一些人愿意生、方便生。这一改变,不仅有利于生育孩子,更有利于家庭的稳定与家庭养育环境的深刻变化。比如学前教育未必就是刚需了。

  同时,在计算抵扣项目时,也需要对子女教育消费进行真实有效扣除。对于多子女家庭直接补贴甚至免税。比如三个子女的家庭,每个月发放生活补贴的同时,年收入50万以内均免征个人所得税。这一简单易操作的税收政策调整,将最大程度解放父母一方,这是最有效的降低教育成本,鼓励生育的有效措施。

  当然,教育部门也需要全面清理各种入学障碍,充分保障流动人口就近入学权利,包括中高考。

  其次,教育部门也需要根据我们特殊的国情文化,即承认和面对中国家长过高的教育追求,最大程度在校内解决这些教育需求。

  同时,教育部门也需要作出必要的妥协,在不影响就近受教育权利的背景下,平衡家长对于更高教育的追求,结合拔尖人才的选拔与培养,提供公平透明的择校渠道,而不是简单封杀,让家长在茫然中如抓救命稻草一样到处上各种辅导班,制造出更多的教育负担与焦虑。

刺激生育的重任不能交给教育

  显然,中国家庭在教育上花费的时间和经济成本,确实抑制了生育意愿。中国的生育率已经低到了令人“捉急”的地步,不少专家和研究者将希望和焦点瞄准了教育。

  梁建章等专家发布的《中国教育和人口报告2022版》(学前和基础教育篇)提出,可以通过取消中考、缩短中小学教育学制2年等手段来提高生育率。

  梁建章等专家的逻辑是,孩子的升学和考试压力太大了,造成了教育的过度内卷;教育的过度内卷,让家长不得不投入大量时间和金钱;家长需要在教育上过高投入,成为一只“拦路虎”,让人不想生。

  故而报告在开头就提出了两个消灭“拦路虎”的重要措施:取消中考,避免过早的教育分层;缩短中小学教育学制2年,提升教育的整体效率。

  然而,他们还提出,这两项措施有一个更大的好处。现在,人才的黄金创新年龄与女性的黄金生育年龄都是30岁左右,二者产生了冲突。如果取消中考(可以节省一年的复习时间)和缩短学制,大部分人就能够更早地进入社会,有更多的时间生娃——尤其对于女性来说,将达到提升10%-20%生育率的效果。

  看起来数据充分,还满满人文关怀,但仔细推敲,取消中考与缩短学制,是不是真能减轻教育压力、挽救下滑的生育率?

  中国教育在线总编辑陈志文认为,试图通过这些手段降低教育焦虑,可能是徒劳的。教育焦虑背后是文化问题,也是社会竞争的前置,递延,不解决社会竞争,教育竞争与焦虑是不可能解决的。

  早在2019年时,金灿荣老师就曾出了高招:高考加分,生两个孩子每人加20分,三个孩子每人加50分,四个100分。

  金老师“高考加分鼓励生育”的建议,看似玩笑,脑洞大开,但却直指中国家长的灵魂!养育成本虽然很高,但买学区房、上辅导班,兜兜转转,家长的终极目的就是让孩子上名校。因此,与其这么折腾,不如直接给你高考加分,给你上名校的便道!

  这一不太可能实施的政策建议,可能只是金老师的玩笑话,但如果真用起来,在促进生育上一定是管用的,肯定有不少人会为20分、50分加分多生一个!

  不过,从中也可以看到中国教育负担之沉重,中高考负担之沉重。

  中国教育在线总编辑陈志文认为,教育遇到问题,就找中高考解决,重视体育、美育,就放进中高考,增加分值;解决大家少生孩子的社会问题,则直接建议高考加分,更简单。若按这个思路,应该还有更简单的方法——多生子女都保送名校。

  教育问题的本质都是社会矛盾的体现,我们解决不了社会根源问题,却反过来不停地折腾教育,甚至动辄就要在中高考中找解决办法,希望中高考这个指挥棒去调整、引导,如此必然会扭曲中高考改革。

  中高考不能承担所有教育问题的解决,不能承担所有社会问题与矛盾的调节,刺激生育的重任更不能全交给教育。

  最后,不得不提的是,出生率持续下跌,“人口危机”悄然逼近。教育与人口的关系研究随着大环境的变化而改变,我们未来必然面临着生源危机的局面。学校或将成为无源之水,面临生存难题。

  教育,应当未雨绸缪。

  参考资料:

  《61年来首次,中国如何应对人口负增长》,中国新闻周刊,杨凡

  《生育成本和生育意愿,孰轻孰重?》,邢海洋

  《之江潮丨用缩短教育时间来提高生育率,为什么我笑了》,浙江新闻,李娇俨

  《社论:提振生育积极性还得从“减负”着手》,第一财经

  《落实三胎,有效降低教育成本的办法到底是什么?》,陈志文

  《鼓励生育的“绝招”:高考加分?》,陈志文

  中国教育在线综合整理(杨菲菲)

  转载请注明:转载自中国教育在线

教育信息服务平台订阅号二维码
教育信息服务平台微信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