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随着科技的进步,互联网已然演化成了一个新的世界网络空间。所谓新世界,不过是一个规则系统,最典型的一个例子就是数学系统。在定义一些基本规则的前提下,一个概念可以演化出一个大千世界。如今,每个人的身边,其实都有两个规则系统,一个是自然界,其规则就是自然法则;另一个是人类社会,其规则就是人工法则。对于自然法则,人类可以去发现、利用它,但却不能创造和改变它。对于人工法则,人类可以去创造、修改它,甚至可以废...

  随着科技的进步,互联网已然演化成了一个新的世界——网络空间。

  所谓新世界,不过是一个规则系统,最典型的一个例子就是数学系统。在定义一些基本规则的前提下,一个概念可以演化出一个大千世界。如今,每个人的身边,其实都有两个规则系统,一个是自然界,其规则就是自然法则;另一个是人类社会,其规则就是人工法则。对于自然法则,人类可以去发现、利用它,但却不能创造和改变它。对于人工法则,人类可以去创造、修改它,甚至可以废除它。


王继龙 清华大学教授

了解互联网的本质,见证网络空间的诞生

  互联网技术的本质是共识。随着互联网技术的发展,人们对互联网技术多少有些崇拜。因为崇拜而迷信,因为迷信而误解。其实,互联网技术的本质是一种共识技术,就像IETF所遵循的“我们拒绝国王、主席和投票。我们相信共识和运行的代码”的理念。然而,共识技术并不意味着一定是一种最优化的技术。而且可以说,几乎所有的互联网技术都不是最优化的。

  例如,IPv4的地址空间是2的32次方,如果最初设计时将其设置成2的16次方,那么世界上一共也就只有6万多台主机。因为地址空间的严重短缺,也许互联网很久以前就升级了。而且,升级的代价也将很低。如果把IPv4的地址空间定义为2的64次方,地址空间基本上足够,也就意味着今天就不需要将互联网升级。由此可见,对于互联网及其协议等的设计,源于人们的判断,可能是大家互相讨论、折中的一个结果。

  其实,互联网技术都有这样一个特点。它并不像通常的科学和技术,可以严格证明推导出一个确定性的结果。很多互联网协议,简单来讲,只能说它被大家所接受。一些协议虽然可以运转,但它们未必是最好的。某种程度上,它们是一种“成功的妥协”。

  互联网技术本身是非常高明的,但这种高明并不是表现在细节上,而是表现在格局上,即所谓的开放互联。通过开放互联,所有人都可以参与互联网的发展。

  在互联网技术不断优化的过程中,网络空间这个新世界便应运而生。

  网络空间是一个人工法则系统。与物理世界不同,网络空间所有的规则都由人所创造,是一个人工法则系统。所以,人类就是网络空间的“上帝”。但是很遗憾,作为网络空间的“上帝”,人类并不是万能的。因能力有限,人类通常定义不了特别完美的规则。况且,人工法则系统跟互联网技术的特点非常相似,它通常不是最优的,也很难是最优的,而且经常也没必要是最优的。

  例如,红灯停绿灯行,左侧通行与右侧通行,这些规则是否可以反过来呢?众所周知,世界上的一些国家是右侧通行,一些国家则是左侧通行。那么,到底是右侧通行好还是左侧通行好?或许,有一个更好,但这其实不重要。只要人们达成共识,任何一个都可以作为人类社会的一项基本法则。

抓住五个维度,深化网络空间认知

  网络空间的空间

  目前,网络空间只是所谓的空间,并不是一个绝对的时空。人类尽管定义了网络空间的很多规则,但从未定义网络空间的时空基准。所以,今天的网络空间呈现出一片浑浊的状态。

  为了打破当前网络空间的浑浊状态,人类需要建立网络空间坐标系,并测绘出网络空间地图。而这两者,则需要人类自己去定义。比如,地球原本没有经纬度,只因人类定义了它的坐标,它才有了经纬度。以此类推,我们需要定义出网络空间坐标系,进而建立网络空间的空间基准。这样,网络空间才会拥有属于它自己的空间。

  网络空间的时间

  迄今为止,网络空间一直没有自己的时间。互联网中的时间和物理世界的时间同步,而物理世界的时间则是一个人工定义量。物理世界有一个叫作“世界协调时”的时间基准,而该基准是人类自己定义的。在物理世界,人们的时间和生产生活规律息息相关。比如,日出日落、潮起潮落等。然而,网络空间并没有这些规律,其对时间精度的要求更高,对时间力度的要求更小。

  因此,我们需要思考是否需要定义网络空间的时间体系。如果定义,势必要先解决时间是如何产生的、时间的原点是什么等基础问题。

  网络空间的万物

  《道德经》中有言:“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其意是说,世界上的万物原本都是“无名”之物。由此,则衍生出人类该如何对万物进行定义和分类的问题。首先,人类需要构建一个网络空间的门纲目科体系;其次,对网络空间中的物种进行定义和分类。

  除了网络空间的空间、时间和万物这三个维度所面临的本源问题之外,网络空间治理还需要解决一些政治、经济、文化、教育、军事等方面的问题。

  网络空间的经济

  网络空间有其独特的经济生态。例如,比特币的实质就是网络空间的一般等价物,类似于黄金。然而,由于比特币数量庞大,所以直到今天,依旧没有成为一般等价物。因此,对于网络空间的财富,人们可以去“挖矿”,但不能无限制地“挖矿”。

  比比特币更早的是Q币。2000年初,腾讯的Q币就曾发布过货币牌价。虽然最后取消了牌价,但此事却在历史上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迹。由此可知,人类一直在探索网络空间的经济模式。

  除此之外,随着数字资源的资产化,我们所拥有的数字资产,都有了自身的价值。其中,包括游戏里的装备、情报和信息资源等。未来可能会出现一种数字银行,人们的数字资产和资源可能被安全地存放于数字银行中,既能保值,又能增值。在这个新的空间和世界里面,经济将被重新定义,并被赋予新的内涵。

  网络空间的教育

  最近,教育成了一个热点话题,人们每天都在热议“双减”。其实,教育一直都是一个比较艰难的问题,虽在持续改革,但却从未找到最佳的提升点。教育之所以改革困难,是因为其自身就是比较低效的。

  在网络空间时代,教育终于迎来了新的机遇。简而言之,新的信息技术可以改善教育的手段。比如,现在的学生可以上网课,可以随时随地听课。而且,随着教育技术的不断更新,很多虚拟现实的实验也得以顺利开展。

  另外,互联网思维能够优化教育模式。十三五期间曾提出一个设想——学习空间。具体而言,就是学生进入一个学习空间,由虚拟老师在短时间内讲授一个知识点,然后让学生去自主练习。同时,学生也不需要总结错题本,系统都会有记录。所以,如果真能实现学习空间,对于教育事业将是一个重大突破。

  目前,虚拟人物技术已然实现。在未来,虚拟教师也即将诞生,因其有互联网中所有的知识,所以它会是知识最渊博的教师;因其不被生活所困,一天24小时为人们提供服务,所以它也会是最有耐心的教师。虚拟教师不仅可以改变形象,成为人们最喜欢的形象的教师,还可以讲各种语言,包括方言。

  总之,如今的教育行业虽然在新技术的支撑下出现了新的景象,但依旧不足以称其为真正的教育革命。真正的教育革命其实是解决一个“轮回”的问题。每一代人,可能都需要从头开始,这可能是作为人类最大的一个遗憾,也是教育最低效的一个方面。让每个人生来就可以像穿越一样携带所有的知识,这才是真正的网络空间教育的使命。

构建网络空间秩序,推进网络空间治理

  所谓网络空间治理,就是在新世界创造新秩序的过程。在对传统世界的治理中,人们创造了这个世界的秩序;在网络空间,人们也需要创造一个新的秩序,而这个使命正是网络空间治理。

  如今,网络空间最大的问题便是缺乏秩序。尽管人们的电脑全副武装,但仍会无缘无故受到侵害。要想建立真正的网络空间秩序,还需解决以下几个问题:

  第一,治理模式问题

  网络空间中,很多行为没有代价或代价很低,这是导致网络空间混乱的核心原因之一。所以,网络空间治理,绝对不仅仅是一个资源分配,一个技术标准或是一个打黑除恶的工作,而是一个极其综合性的使命,包括政治、经济、文化、生态等各个维度。要做好网络空间治理,人们必须建立一个系统的理论体系,即包括传统的规则、法律、管理的新模式。同时,人们还需要有一个非常完备的技术体系。因此,网络空间治理,需要解决治理模式的问题。

  第二,治理规则问题

  线上与线下不同。线上的世界,要求更高的执行效率,而我们传统的法律体系,执行的成本太高。比如打官司,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成本,效率极低。所以,网络空间需要更高效的规则体系,同时也需要一个新的执行体系。

  第三,治理的基础设施问题

  在线下,任何一个国家都有非常系统的治理体系。但在网络空间,这套体系却并未建立起来,其核心原因是缺乏一个基础的治理设施。当务之急,是建立一个目前可以广泛使用且高效率的基础设施。

  第四,治理机制问题

  互联网虽然是一个全球互联的大平台,但其由很多自制网络组成。而且,这些自制网络之间缺少协同,尤其在传统的网络管理系统方面。所以,网络空间治理必须规范治理的机制体制。

投身实践,以网治网

  目前,由中国主导的“IPv6的网络空间治理联合研发与示范”项目正在进行,这个项目共由14个国家的23个机构所承担。其中,包含了11个“一带一路”国家的13个研究机构,两个欧洲国家——德国、英国的2个研究机构,此外是中国的8个国内研究机构。该项目由中方牵头,可能是迄今为止,唯一一个由中方牵头的大规模的国际合作项目,也是现在全球最大的一个网络空间治理领域的联合项目。

  项目包含三个研究内容,即支撑技术、治理规则和示范应用。项目主要是为了研究网络空间治理的体系结构,其目标是设计一个治理网络。同时,项目也是为了解决网络空间治理的若干关键技术,并开展网络空间创新规则的研究。尽管现在有很多国际法和资源性准则,但它们都已经不能适应网络空间治理的需求。所以,人们需要研究更高效的、创新的网络空间治理规则。除此之外,项目还会开展具有一定规模的应用示范工作。

  项目最突出的一个理念——以网治网,叫做“治联网”。互联网由很多自治域组成,不同的自治域之间在网络管理方面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手段,其表现形式无非是打电话、发邮件等。不仅是自治域,如果两个人的办公地点在同一城市的不同区域,那二者之间也可能通过微信、打电话的方式进行协作。所以,无论什么场景,解决问题的手段,并不包含非常规范的技术体系。因此,网络空间治理是一个非常复杂的问题,它必须有一个基础设施来支撑。人们希望设计和发展一个“治联网”,通过它去发现和解决问题。

  而且,人们有一个理念,即未来网络空间治理的主角一定不会是人类。因为,人类计算的能力和速度远远没办法去适应网络空间治理的需求。未来去治理网络空间的,一定是类似于“治联网”的一个数字化系统,即“以网治网”。或者,人们建立一个人类高度可控的治理网络来治理网络空间。如果人们能取得成功,也许未来还是可控的;如果无法建立高度可控的治理网络,那么互联网终将有一天会失控,电影中人工智能主宰世界的场景便会出现。

  从人类社会的发展来看,所有文明进步的本质,都是向一个越来越有秩序的社会迈进。通俗来讲,就是治理不断进步的过程。所以,不管在哪个阶段,治理都是无比重要的。按照伟大的“熵增定律”,这个宇宙的基本法则就是无序。人类所有的努力,即人类的学习、事业,以及人类的生命都是逆天的。要是不做工,世界便会陷入持续混乱的状态。因此,从这个角度来说,就必须有一套强有力的治理体系,并不断地去建立和强化这种秩序,才能构建一个比较有序的新世界。

  (本文根据清华大学教授王继龙的报告整理,整理:陈永杰,责编:项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