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上海中招录取工作本周进入关键阶段。随着上周末中考成绩的公布,互联网上一张张高分成绩单也不断晒出,很多人在感慨今年中考高分扎堆的同时,都对这些高分背后的“学霸们”充满了好奇。黄浦区大同初级中学九(1)班的徐弋菲,这次取得了740分的高分,除了语文扣7分,外语扣2分,化学扣1分,其他所有科目都是满分。根据网友的不完全汇总,她是现有几位“740+”考生中少数就读于公办初中的。更值得一提的是,今年该校的高...


上海中招录取工作本周进入关键阶段。随着上周末中考成绩的公布,互联网上一张张高分成绩单也不断晒出,很多人在感慨今年中考高分扎堆的同时,都对这些高分背后的“学霸们”充满了好奇。

黄浦区大同初级中学九(1)班的徐弋菲,这次取得了740分的高分,除了语文扣7分,外语扣2分,化学扣1分,其他所有科目都是满分。根据网友的不完全汇总,她是现有几位“740+”考生中少数就读于公办初中的。更值得一提的是,今年该校的高分群体也较往年有了较大增幅。


恰逢中招改革落地首年,又经历了三个月的线上学习和中考延期,面对诸多“不确定”因素,这些考生是如何在家门口的好学校实现“强势突围”的?

“少即是多”,相比刷题更注重“纠错”

“一模”690、“二模”“三模”700出头、考完自估分708,放榜伊始,面对740分这一绝对高分,性格内敛沉稳的徐弋菲直呼没想到。这其中最大的变数,恰恰来自她最担忧也最重视的语文:“当时考完我在网上看了看,发现自己语文主观题的答案和网上流传的不太一样。我估计语文能得120分,但没想到最终拿到了143分。”

相比“捉摸不定”的语文,徐弋菲的数学成绩一向很稳。因此,在自主学习的过程中,她会给予语文更高的关注度。尤其是今年因疫情居家学习那三个月,徐弋菲会在完成了其他学科作业后“专攻”语文。那段时间,语文老师李杨也明显地感到,徐弋菲在网上的提问越来越多了。


徐弋菲口中的“专攻”,并非拼命刷题。她坦言,初中四年,自己没怎么补过课,刷的题也不算多,平日里除了学校的日常作业,刷的最多的也就是《一课一练》和“一模”“二模”卷。相比刷题,徐弋菲更在意的,是“纠错”。但凡有错的地方,自己坚决不会放过,一定要做到弄明白为止。“我们班上每个同学都有一本自己的错题本,而徐弋菲的错题本,是最薄的。因为她总会尽最大努力,把错误的漏洞及时补上。”徐弋菲的班主任陶春燕告诉记者。

为了尽可能帮助学生减少错题,身为英语老师的陶春燕和备课组的同事琢磨出了把课堂练习“搬”到某问卷小程序上来让学生们作答。“通过这个小程序,可以同步呈现大家的答题情况,这样一来即便是居家答题,大家也会更认真了。”


学校实行全员导师制后,李杨成了徐弋菲的导师。今年居家学习期间,师生间的交流格外频繁,除了探讨错题,一些日常琐事也成了李杨和徐弋菲交流的“主旋律”。徐弋菲记得,李杨会在导师群分享自己的抢菜经历、旅游照片,甚至和大家谈谈摇滚……一来二去,学生们的因疫情而产生的不确定和紧张感也就自然消却了。“只有让学生心定下来,才有可能在家好好学习。”李杨说。

恢复线下教学后的短短一个月,李杨和同事们坚持的战术依旧是“少即是多”,即坚决不让学生陷入题海,由备课组一起精选试题,用小专项突破难点,通过完成试卷帮学生做考前适应性训练。

丰富课程,让学生在活动中探寻“宝藏”

徐乐乐是大同初级中学有名的“活动达人”。学校里大大小小的活动,甚至连今年返校复学第一课的开学典礼,都没少见她参与的身影。这次中考,徐乐乐取得了730分。在班主任周冰眼里,这个成绩并不意外:“中考招生改革的大背景下,相比单纯的学习和刷题,学生学习能力和个人综合素质的全面发展将显得越来越重要。”


徐乐乐从小喜欢芭蕾。练了12年芭蕾的她,哪怕是在初三最为关键的时刻,也坚持每天在家练习。初中四年,徐乐乐为学校的科技节、艺术节、数学节、运动会等诸多活动担任过撰稿和主持人。每当有活动要参加,徐乐乐总会利用课间早早地完成作业,然后利用课余时间精心策划活动、准备主持,打磨讲稿。“有时候,她写的稿子我已经很满意了,可没多久她又会拿着一版修改稿来问我,这样改是不是效果更好。”周冰说。

在徐乐乐看来,随着中考改革的落地,今后对于学生综合评价的要求会越来越高。能够在学校参与这些丰富的校园活动,不仅不会对自己的学业产生“影响”,反而有助于提升自己的学习效率和综合能力,缓解学业压力。

今年疫情初期,各路消息满天飞。周冰就给全班同学定了个“规矩”,每天下午网课开始前,大家提前15分钟进教室。借助班长做的抽签小程序,由学生喊停,抽出当天的“幸运儿”,被抽中的学生,要“上台”即兴分享一段身边的正能量故事,然后再由周冰进行点评。这个环节,让徐乐乐至今记忆犹新:“有的同学本来觉得写作文没素材,这样一来感觉挖出了不少‘宝藏’。”

同样在这次中考取得不俗成绩的九(1)班毕业生秦朗,也是学校各类活动的积极参与者。记得初一那年,他通过学校的采风节活动中参观了国际民间艺术博览会,此后就和几位同伴结合实际生活,设计出了雅韵书签、古风笔记、中国风校服等一系列极具特色的文创产品。这些难忘的实践经历,最终被秦朗写进了自己的综合素质评价探究学习报告中。


“学校层面,每年都会举办各类特色主题活动,从班级角度来说,我们也会结合这些主题活动开展一些对应活动,力求能辐射到每个学生,帮助他们从班级的舞台慢慢走上学校的舞台,最终走出校门迈向更广阔的舞台。”周冰表示。

初三年级组长何梅凤告诉记者,今年五月,她们还组织了一次线上的年级大会。“当时我们请了一些同学代表,分享线上学习的心情故事和学习体会,还评选了劳动、学习、体育小标兵等诸多奖项鼓励大家。记得有位同学父母都是警察,疫情期间在外忙碌,他就自己照顾自己的生活起居,我们给他颁了一个劳动小标兵。尽管当时已是中考的冲刺阶段,但我们想通过这样的活动让同学们感受到,初三的世界,并不仅仅是以学习为中心,希望他们能快乐学习,快乐生活。”

在上海市特级校长、大同初级中学党支部书记、校长张雷鸣看来,“双减”之下,初三学生少了校外补课,又经历了三个月的线上学习,中考成绩不仅呈现了初三的复习冲刺成果,更反映出学生四年知识的积淀、能力的积累以及自主自律的定力。“作为一所家门口的公办初中,我们始终提倡‘为学生未来发展奠基’,非常重视学生学习能力和个人素质的全面发展,从新生报到到初三毕业,我们会通过PIE课程、跨学科项目化学习以及科技、艺术、体育等丰富多彩的特色课程,让每个学生看得见自己的成长,享受到高质量的教育服务,在收获和快乐中度过难忘的初中四年时光。”张雷鸣表示。

作者:王星

编辑:王星

责任编辑:姜澎

*文汇独家稿件,转载请注明出处。图:受访学校提供

教育信息服务平台订阅号二维码
教育信息服务平台微信服务号